欢迎来到《中国军转民》信息网!
《中国军转民》信息网

不但治愈患者的身体 更要治愈他们的心灵——广西玉林市退役军人医院副院长黄英民抗疫事迹

发布日期:2020-04-10 11:30:12    来源:广西壮族自治区退役军人事务厅    作者 :unknown    浏览量:73
unknown 广西壮族自治区退役军人事务厅 2020-04-10 11:30:12
73

  他是一名特殊的医生,他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与新冠病毒正面交锋,他直面疫情之下群众对于新冠病毒的敏感、恐惧和焦躁;

  他总是习惯用心倾听,在群众被负面情绪包围时,他总能用一缕阳光照亮心灵,用温暖驱散疫情下的阴霾;

  他就是广西驰援湖北第七批医疗队赴武汉市黄陂区中医医院领队、玉林市退役军人医院副院长、玉林市唯一精神卫生专业主任医师、国家心理治疗师黄英民。

  疫区爆发前夕 开通心理热线

  新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越发严峻。1月22日,自治区卫生健康委通报,国家卫生健康委确认广西首例输入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疫情等灾难事件,往往超出群体和个体的应对能力,容易导致心理应激反应。作为玉林市精神卫生方面专家,玉林市退役军人医院副院长黄英民嗅出“危机”。

  “必须及时成立和公布疫情防控心理援助公益热线!”1月25日,黄英民发出动议后,他与医院其他精干力量迅速组建“心理援助公益热线岗”。从1月26日开始,他放弃和家人团聚的休息时间,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主持和接听热线、在线答疑解惑、24小时分班轮值……

  玉林市人口以数百万计,单靠开设热线,难以覆盖更多人群。为此,黄英民通过网络平台开设“空中课堂”,线上传授如何做好心理防护等实用知识;同时,他还对玉林市红十字心理救援队队员进行业务培训,做好周全准备……

  黄英民在当地为群众筑牢“心理防线”的同时亦牵挂着湖北人民。为此他主动向上级请缨,要求到前线“治愈”被疫情击垮的心灵。

01.jpg

黄英民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

  2月21日,黄英民作为广西援鄂医疗队的一员出征武汉。出征当天他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上表态:“不获得抗疫的最后胜利,就决不收兵!”

  受援医院唯一心理医生 从更细微角度化解危机

02.jpg

黄英民出征武汉

  2月21日,南宁吴圩国际机场,黄英民与送行者一一道别。这支由193名壮乡医务人员组成的广西第七批支援湖北抗疫医疗队正式出征。

  抵达武汉,分配通知送达,由黄英民作为分队领队带领一支20人的队伍支援武汉市黄陂区中医医院,充实广西第一批医疗队133人的力量。

  没有太多“热身”时间,作为黄陂区中医医院唯一的心理医生,黄英民需要快速上场。

  “我原以为武汉应该是重症、呼吸和感染科室的主战场,心理医生只负责打配合,但到现场才发现实际并非如此。”黄英民发现,医院三个病区病床上的患者因担心病情而出现各种各样的心理困扰如恐慌、焦躁、郁闷等,甚至有轻生念头;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很坚强但压力也很大,当她们脱下防护服、卸下一天的重担,再也无法掩饰人性中的柔软和脆弱。

  为时刻关注每一位患者和医护人员的心理状态,心理防护工作需要极为细致的诊察。由于工作较为繁重,黄英民每天每个班次都会提前上班,经过一系列程序进行规范性手卫生、穿戴防护服和口罩、帽子、手套、鞋套、靴套、护目镜、面屏等才能正式进入病区工作。

  “若中途脱掉防护服上厕所,不仅会增加医护人员受感染的风险,还会白白浪费掉一套珍贵的防护服。”黄英民说,心理医生亦与其他医护人员一样,在进入隔离区开始工作后就会一直坚守到下班才喝水、进食,且为避免感染和解决生理需求,每一名医护人员都会穿着成人纸尿裤工作。

  黄英民的工作主要是与人进行心灵沟通,但在这特定疫情环境下穿防护服、带口罩和面具等不利于沟通交流,加上国人文化影响,有些人有心理问题不好意思当面提出。针对这种情况,他用面对面、视频、电话和抖音等多种沟通方式,力图为患者和医护人员打开心结,拥抱阳光。

  “这恰好是心理医生在武汉最富挑战的地方,我们要从人性更细微角度去剖析和化解隐匿在他们内心深处的危机。”黄英民说。

  患者问题焦虑为主 用温情驱散心中阴霾

  黄英民踏进黄陂区中医医院隔离区近一个月时间里,聆听了不少不同患者间的故事。他总结出一点:新冠肺炎患者普遍存在心理问题,最主要的还是极度焦虑。

03.png

黄英民在武汉市黄陂区中医医院

  黄英民回忆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个案例:患者文某从方舱医院转入黄陂区中医医院后,经常向医生反映自己胸口闷、气喘、有时呼吸困难,要求医生全面检查,查出病因对症治疗;医生告诉她各种检查问题都不大,最近两次胸部CT都很“OK”,不需过度担心,但患者却坚持认为医生敷衍她,“患者因此烦躁不安,晚上翻来覆去且影响他人,主诊医生遂申请心理科会诊”。

  然而刚接触时,文某对黄英民相当排斥,并埋怨主诊医生不该叫心理医生来:“我没有心理问题!我在方舱医院时心理医生也教过我深呼吸、转移注意力等,并没有实际效果。”

  患者的不信任,并没有让黄英民打起退堂鼓。相反,他尝试抚慰患者的心灵,他解答、倾听、安慰,抑或张开手臂比划着给予拥抱,最终让患者恢复平和心态,接受检查结果趋向良好的现实。

  在黄英民眼里,患者文某所折射的是隔离病房里一个庞大的群像。他坦言,在所接触需要心理辅导人群中,受访者反映最普遍的心理症状是容易疲劳、睡眠质量差和感到不安与紧张,“这说明他们的主要负面情绪是焦虑”。

  在黄陂区中医医院隔离区病房里,当患者被疫情负面情绪包围时,黄英民的专业技能特别是真情总能像一缕阳光,穿透层层迷雾,直抵他们急需希望的心田。

  虽然已经离鄂返桂 仍给湖北患者服务

  3月18日,两架身披大红色“GX”标识的航班先后平稳降落在南宁吴圩国际机场,广西支援湖北第一批和第七批部分人员共153名医疗队员从武汉平安返回南宁,其中包括黄英民所在的第七批医疗队。

  当天,在机场停机坪前,欢迎人群队伍打出“顶着风雪出征、带着春天回家”“不辱使命、感恩有你”等横幅,欢迎抗疫归来的153名医疗队员,黄英民被簇拥其中。

  或许对于第七批医疗队队员来说,他们的神圣使命已经告一段落;但对于黄英民来说,他的任务仍未结束。

  痊愈出院,不意味着心伤愈合,感染者仍常与焦虑为伍。“疫情造成的心理创伤在后阶段也会逐渐显露。”唐山大地震孤儿、中国首位灾害心理学博士董惠娟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

  “(患者们)加有我的微信,他们有心理方面问题需要我帮助时,我会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继续对他们进行疏导。”黄英民直言,他离鄂返桂后,仍会为在鄂患者提供心灵支撑。

  还处于隔离期的黄英民亦坦言,接下来一段时间里,除了继续关心湖北人民外,他亦将重返工作岗位,一方面着重与同事、同行分享前线的实战经验;另一方面也会举行报告会等总结经验。

  “提供给受创人员优良的心理健康服务,必须要有过硬的专业队伍。因此,对于心理健康服务人员的选择、培训和督导工作也是必不可少的。”黄英民直言到。

  “偶尔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是每一位从医者的誓言。在这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阻击战中,黄英民主动请缨,临危受命,勇于担当,冲锋在前,无私奉献。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履行了退役军人医院的责任与义务;他也用医者仁心的大爱,向党和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生动诠释当代医院管理者的责任、担当和使命,同时亦为坚决打赢全胜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磅礴力量!

《中国军转民》杂志社 西南采编中心《中国军转民》新闻网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主管单位)
中国军转民杂志社(主办单位)
中国军转民杂志社西南采编中心(承办单位)